民众也开始参与公共工程

2018-08-18 03:31

荒野保护协会的成立者是一位生态观察家、生态摄影家和作家,他认为保护环境要从人下手,其宗旨是以教育的方式,让老百姓一般民众去认识和珍惜它。荒野现为台湾最大自然保护团体,因为荒野非常轻松,让大家没有压力。现在政府给了荒野保护协会很多任务,例如将湿地交给荒野来管理。

下面我用一些例子来说明荒野在成立到发展的过程中,是如何跟民众对话,跟政府对话,跟这些开发单位对话;如何让人家接受我们,让人家愿意跟我们合作。

在台湾东部的风景非常美丽,很多去台湾旅游的人都看到台湾东部的风景,在东部从花莲到台东有一段公路是沿着海岸线走的,在沿线的居民很少。沿线以前旧的公路非常的简单,对整个自然环境影响不大,所以非常亲融,没有压力。沿途有许多珍贵的自然生态,这个是台湾海藻濒临绝种,现在是受到了保护。

当我们前面在讲环境的时候,大家听不懂这个话,当我们开始谈到我们关心的是人的生活,我们要怎么样发展产业,我们东部这些美丽的环境就是我们最大的资源、最大的本钱的时候,大家都听懂了,所以大家开始重视这个问题了。

这个过程中一直没有好的进展,我太太一天到晚在写信,写给很多学者、政府官员请他们帮忙。我将自己的图片资料用幻灯片的形式呈现给他看,表示可以在海边看到寒带和热带的景观,东部也有很多水,非常美丽。这些景观面临非常大的威胁。要发展东部的观光,并不要投资,光是云就可以赚钱,我就用这些故事讲给他听,我说云代表有强烈的上升气流,鸟会利用这个飞很远。

1993年,国家出台六年建设计划,用以发展东部的观光产业。这就需要改善交通,但公路改善实施是极其粗暴,以非常激烈的方式在处理环境。所以大量开发山坡变成用很高的水泥挡阻墙来保护。森林被埋掉以后,它就抓不住山坡,就会跟着滑下来,造成泥石流。甚至很多山坡把海边的沙滩做成弃土场。

于是我们开始收集资料,给公路局提供很多数据以供参考,但他们都不愿意听。海滨的海滩变成了弃土场,放了很大量的消波块。当初公路改善的计划目标是发展观光产业,我们就很好奇,这个公路做完以后,我们看到三面墙,山上是一个挡土墙,路边是一个水泥的护栏,满地是水泥,我在想观光客来看水泥,在都市就可以看到了,不需要到这个美丽的地方。更害怕的是把山切掉了,整个看过去全部是水泥。

台湾东部由于处在板块交界处,形成了很多特殊的地质地貌。在此甚至可以在海边捡到蓝宝石、绿石。沿途有许多少数民族、原住民,也有很多从都市里面“逃”出来的艺术家、文人。

1985年,我们去奥地利参加世界杯比赛。在奥地利、德国、瑞士交接的地方,有一个美丽的山谷非常适合玩滑翔。很多人都来这里滑翔,来这里度假,所以政府鼓励这些老百姓不要改变这个形态,政府补贴你们,维持着乡村景观,可以吸引大量的观光客,可以给国家带来很多外汇。所以那个地方一直维持着非常好的乡村景观。

尽量用简单的方式维持自然的景观,看起来非常和谐。在我们的努力下,公路改善工程停工,后来通过专家学者多方探究,电视上召开辩论会,最后决定这个公路还是要开,但是要重新设计、改善,所以增加了经费。这个案子是台湾民间团体让政府改变政策的典型。这个案子给了大家一个启示,民众也开始参与公共工程。